48819.com香港政富网论坛,王中王论坛www27792com,特马998009,香港惠译社群755755惠译社群,01416奇人中特网曾,30767.com,www.334599.com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特马998009 >

【文兴早课 • 论语汇 27】|学而第一 • 第一章www.8

发布日期:2019-10-17 12:49   来源:未知   阅读:

  1.1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論語》主要記載了孔子及其弟子的話語,是孔子的弟子和再傳弟子所編纂。今傳《論語》共二十篇,每篇以第一章的前兩三個字(去除開頭的“子曰”和“子謂”等字)作為篇名。《論語》的內容包括了個人的人格修養和社會倫理的教導,政治、哲理以及對其弟子、古人和當時之人的評論,也記載了孔子的自述、日常生活和少數弟子的言論行事。

  《論語》重要注本有《論語集解》(魏·何晏);《論語義疏》(梁·皇侃);《論語正義》(北宋·邢昺),此書成為《十三經注疏》所採用的注本;《論語集註》(南宋·朱熹);《論語正義》(清·劉寶楠)。

  孔子,名丘 ,字仲尼,春秋末期魯國陬邑 (今山東曲阜市)人。孔子,一說生於西元前551年(魯襄公二十一年(《公羊傳》和《穀梁傳》),一說生於西元前551年(魯襄公二十二年(《史記·孔子世家》),卒於西元前479年(魯哀公十六年),享年七十三或七十二歲。

  “吾十有五而志於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踰矩。”孔子的一生主要分為求學、設教、出仕、周遊列國和刪定六經這五個階段。

  【論語注疏】(魏)何晏集解(北宋)邢昺疏 1.1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馬曰:「子者,男子之通稱,謂孔子也。」王曰:「時者,學者以時誦習之。誦習以時,學無廢業,所以為說懌。」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包曰:「同門曰朋。」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慍,怒也。凡人有所不知,君子不怒。

  【疏】「子曰學而」至「君子乎」。○正義曰:此章勸人學為君子也。「子」者,古人稱師曰子。子,男子之通稱。此言「子」者,謂孔子也。「曰」者,《說文》云:「詞也。從口,乙聲。亦象口氣出也。」然則「曰」者,發語詞也。以此下是孔子之語,故以「子曰」冠之。或言「孔子曰」者,以記非一人,各以意載,無義例也。《白虎通》 云:「學者,覺也,覺悟所未知也。」孔子曰:「學者而能以時誦習其經業,使無廢落,不亦說懌乎?學業稍成,能招朋友,有同門之朋從遠方而來,與已講習,不亦樂乎?既有成德,凡人不知而不怒之,不亦君子乎?」言誠君子也。君子之行非一,此其一行耳,故云「亦」也。

  ○注「馬曰子者」至「說懌」。○正義曰:云 「子者,男子之通稱」者,經傳凡敵者相謂皆言吾子,或直言子,稱師亦曰子,是子者,男子有德之通稱也。云「謂孔子」者,www.85088k.com嫌為他師,故辨之。《公羊傳》曰:「子沈子曰。」 何休云:「沈子稱子冠氏上者,著其為師也。不但言『子曰』者,辟孔子也。其不冠子者,他師也。」然則書傳直言「子曰」者,皆指孔子,以其聖德著聞,師範來 世,不須言其氏,人盡知之故也。若其他傳受師說,後人稱其先師之言,則以子冠氏上,所以明其為師也,「子公羊子」、「子沈子」之類是也。若非已師,而稱他有德者,則不以子冠氏上,直言某子,若「高子」、「孟子」之類是也。

  云「時者,學者以時誦習之」者,皇氏以為,凡學有三時:一,身中時。《學記》云:「發然後禁,則扞格而不勝。時過然後學,則勤苦而難成。」故《內則》云:「十年出就外傅,居宿於外,學書計。十有三年,學《樂》,誦《詩》,舞《勺》。十五成童,舞《象》。」是也。二,年中時。《王制》云:「春秋教以《禮》、《樂》,冬夏教以《詩》、《書》。」鄭玄云:「春夏,陽也。《詩》、《樂》者聲,聲亦陽也。秋冬,陰也。《書》、《禮》者事,事亦陰也。互言之者,皆以其術相成。」又《文王世子》云:「春誦,夏弦,秋學禮,冬讀書。」鄭玄云:「誦謂歌樂也。弦謂以絲播。時陽用事則學之以聲,陰用事則學之以事,因時順氣,於功易也。」

  三,日中時。《學記》 云:「故君子之於學也,藏焉,脩焉,息焉,遊焉。」是日日所習也。言學者以此時誦習所學篇簡之文,及禮樂之容,日知其所亡,月無忘其所能,所以為說懌也。 譙周云:「悅深而樂淺也。」一曰:「在內曰說,在外曰樂。」言「亦」者,凡外境適心,則人心說樂。可說可樂之事,其類非一,此「學而時習」、「有朋自遠方 來」,亦說樂之事耳,故云「亦」。猶《易》云:「亦可醜也,亦可喜也。」○注「包曰:同門曰朋」。

  ○正義曰:鄭玄注《大司徒》云:「同師曰朋,同志曰友。」然則同門者,同在師門以授學者也。朋即羣黨之謂。故子夏曰:「吾離羣而索居。」鄭玄注云:羣「謂同門朋友也。」此言「有朋自遠方來」者,即《學記》 云:「三年視敬業樂羣也。」同志謂同其心意所趣鄉也。朋疏而友親,朋來既樂,友即可知,故略不言也。○注「慍怒」至「不怒」。○正義曰:云:「凡人有所不 知,君子不怒」者,其說有二:一云古之學者為已己,得先王之道,含章內映,而他人不見不知,而我不怒也。一云君子易事,不求備於一人,故為教誨之道,若有人鈍根不能知解者,君子恕之而不慍怒也。

  【論語集註】(南宋)朱熹1.1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說、悅同。學之為言效也。人性皆善,而覺有先後,後覺者必效先覺之所為,乃可以明善而復其初也。習,鳥數飛也。學之不已,如鳥數飛也。說,喜意也。既學而又時時習之,則所學者熟,而中心喜說,其進自不能已矣。程 子曰「習,重習也。時復思繹,浹洽於中,則說也。」又曰:「學者,將以行之也。時習之,則所學者在我,故說。」謝氏曰:「時習者,無時而不習。坐如尸,坐時習也;立1如齊,立時習也。」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樂,音洛。朋,同類也。自遠方來,則近者可知。程子曰:「以善及人,而信從者眾,故可樂。」又曰:「說在心,樂主發散在外。」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慍, 紆問反。慍,含怒意。君子,成德之名。尹氏曰:「學在己,知不知在人,何慍之有。」程子曰:「雖樂於及人,不見是而無悶,乃所謂君子。」愚謂及人而樂者順而易,不知而不慍者逆而難,故惟成德者能之。然德之所以成,亦曰學之正、習之熟、說之深,而不已焉耳。程子曰:「樂由說而後得,非樂不足以語君子。」1. 立 : 原作「一」。據清仿宋大字本改。

  【论语译注】杨伯峻 1.1子⑴曰:“学而时⑵习⑶之,不亦说⑷乎?有朋⑸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⑹,而不愠⑺,不亦君子⑻乎?”【译文】孔子说:“学了,然后按一定的时间去实习它,不也高兴吗?有志同道合的人从远处来,不也快乐吗?人家不了解我,我却不怨恨,不也是君子吗?”

  【注释】⑴子——《论语》“子曰”的“子”都是指孔子而言。⑵时——“时”字在周秦时候若作副词用,等于《孟子·梁惠王上》“斧斤以时入山林”的“以时”,“在一定的时候”或者“在适当的时候”的意思。王肃的《论语注》正是这样解释的。朱熹的《论语集注》把它解为“时常”,是用后代的词义解释古书。⑶习——一般人把习解为“温习”,但在古书中,它还有“实习”、“演习”的意义,如《礼记·射义》的“习礼乐”、“习射”。《史记·孔子世家》:“孔子去曹适宋,与弟子习礼大树下。”这一“习”字,更是演习的意思。孔子所讲的功课,一般都和当时的社会生活和政治生活密切结合。像礼(包括各种仪节)、乐(音乐)、射(射箭)、御(驾车)这些,尤其非演习、实习不可。所以这“习”字以讲为实习为好。

  ⑷说——音读和意义跟“悦”字相同,高兴、愉快的意思。⑸有朋——古本有作“友朋”的。旧注说:“同门曰朋。”宋翔凤《朴学斋札记》说,这里的“朋”字卽指“弟子”,就是《史记·孔子世家》的“故孔子不仕,退而修诗、书、礼乐,弟子弥众,至自远方”译文用“志同道合之人”卽本此义。⑹人不知——这一句,“知”下没有宾语,人家不知道什么呢?当时因为有说话的实际环境,不需要说出便可以了解,所以未给说出。这却给后人留下一个谜。有人说,这一句是接上一句说的,从远方来的朋友向我求教,我告诉他,他还不懂,我却不怨恨。这样,“人不知”是“人家不知道我所讲述的”了。这种说法我嫌牵强,所以仍照一般的解释。这一句和宪问篇的“君子病无能焉,不病人之不己知也”的精神相同。⑺愠——yùn,怨恨。⑻君子——《论语》的“君子”,有时指“有德者”,有时指“有位者”,这里是指“有德者”。

  【論語英譯】James Legge 1.1子曰:「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人不知而不慍,不亦君子乎?」

  1.01 子曰^ 學^而時習^之 不^亦^說^乎 有朋自遠方來 不^亦^樂^乎 人不^知而不^慍 不^亦^君子乎

  很高兴与大家一起开始新一轮的《论语》学习。我们开始吧。《学而》篇之所以被当作《论语》的开篇之作,并非随意编排的,因为它的三句话既表达了为学的三个境界,更表明了为学本身的独立诉求与独立价值。可以说,它简要明了地表达了孔子立学的次第与精神。

  对。学习精神是儒家最基本的精神,亘古而常青。“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是为学进入的第一层次。不管是学技艺,比如骑、射、舆,还是学诗书,在反复的练习、思考中,体验并发现其中果然有“理”,心中油然升喜悦之情。这是在自己的生活习用与专门学习中证悟并掌握“道理”而产生的内心的喜悦,并因这喜悦而为学不止。学、习之悦,是知行合一之悦。

  为学不止,则明理日多。日积月累,理理相通,终至“周而不比”之境,则心中有道而事有是非,身任定则而行显万理。是以,风范远、邻,而有闻风者来。来者之为“朋”,之为“友”,而不是来看热闹的一般人,是因为来者也是一“学道”之人,“为学”之人。那么,来者何为?问道也!求道也!证道也!而非为名,非为利,非为势!总之,只为“学”而来,非为“学”之外而来。

  整部《论语》就是在“为学”、“好学”中开启了君子修身明道和学以致用的人生境界而儒家之学习是理性的学习。不是无条件信仰的所谓学习。学,本意为觉悟,是内在生命的体察和直证。一切都基于内在的自觉。学:篆文“斆”的省文。《说文》:“斆,觉悟也。”《白虎通·辟雍》:“学之为言觉也,以觉悟所未知也。”习:《说文》:“习,鸟数飞也。”本义是雏鸟在教导下练习飞翔,引申为实习、演习。“学”字,与“教”字在古文字中字形相近,又有效的意思,进而内化,为觉悟,无觉不为学,从内在生命的觉悟而贯彻于习的实践中。

  无觉则学只是模仿,觉理觉道而乐。人生有众乐,大多与功名利禄相关,而“有朋自远方来”之为一乐,则与此无关。这里,乐之所乐,唯在与来者的问道、求道中与之共同见证横贯天地、人间的“道理”。这种共同见证天道常理,不仅是共同发现与共同验证“真理”,而且是共在于“真理”。是以,信然而乐焉:吾道不孤也!

  学、习之悦,是知行合一之悦。这里的“习”从鸟儿练习飞翔,就有了践行,亲力亲为,在觉悟中不间断地行动的含义。

  说:“悦”的本字,喜悦。王肃:“讲习以时,学无废业,所以为悦怿。”,这种喜悦,是内在生命因觉悟生命之道的喜悦,不是获得某种物质利益的喜悦

  是的,黄老师解的第二句“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主是承接着第一句“学”的

  当然,孔子所教本身就是指向于现实生活的,不是纯粹思辨的。所以儒家格外重视习(实践)

  此“乐”由于是与他人现场性地共同证道、见道而欢欣,所以,既在心,亦形于色。168开奖现场直播打开168欧拉R1亲子版上市售价,这与此前的“悦”不同,因为自己学习体道而欢欣,重在自己一人心里。

  第一句“学”确立了个体生命源于道体生命的觉悟的自在充盈及其贯诸日常行事的喜悦,而后发生影响吸引同道君子前来相互切磋和探讨,便有了“群居相切磋”

  悦多在心,乐则心色皆然。这就有了“共与适道”和“共与学”的同时开展。学,觉也。学即是生发、开启生命的觉性。觉知、觉识,觉醒,觉悟。是生命之觉的不同状态、层次和境界。

  是的,黄老师这句解“悦”和“乐”的区别很透,宋老师说的学打开生命境界也非常重要,悦是生命内在的充盈和丰厚,而乐则因为同道朋友前来,则因内在之道的共鸣而有外在的快乐显露

  友朋共与切磋,共与适道,同声相应,同相求,内响而外发,真君子之际会也。虽然学无止境,但是,为学至有朋自远方来,也可谓学而有成。就人世间的一般情况而言,一个人学富德芳,总会被周邻所知,甚至会闻达于天下而为师、为长。因此,总会有一些功用、福报随学而来,包括有知己者自远方来。

  但是,为学之目的却与此功用、福报无关。因为即使福禄在为学之中,为学本身也自有目的,而并不为福禄,不为闻达。那么,为学之目的是什么呢?

  是的,学源于对于生命的可能性的无止境的探索,源于对天人之际的求索,源于对自然、社会、天道的可能和不可能的洞察 。

  学就是要发现生命的自我边限和无限可能,所谓,学而后知止,而可人文化成。孔子为了申明其立学的根本宗旨,特意设置了一个处境来讨论:如果一个人身有贯天下之学,却不为天下人所知,不闻达于诸侯,那么,当如何自处呢?自艾自怜吗?怨天忧人吗?

  学,就是内心之仁的确立和外显之礼的践行。有了这内心之仁和实践之礼,就有了内心的至高的生命之道的信仰和社会规则的分寸把握。

  孔子给出了否定性的回答:不埋怨上天不给自己好运气,不怨恨别人不了解自己、不推崇自己,不责备社会不给自己应得的好处或福报。因为在孔子心目中,为学的根本目的不在其他,乃在达道而明理,简单说,乃为“道理”本身,为仁道本身。

  学干禄可能是大部分人学习的动机,但是孔子基本上否定了或转化了这一外在,德性的成长是人学习的真正目的。当然,治国平天下,是事业,儒家不否认,孔子门下分四科,有言语、政事,但必以德行为首。平天下是用。

  是的,黄老师这里说到了第三句,就是君子觉悟了内心之仁和践行着日常之礼后,他的生存就是其仁和礼乐的实践展开,则是否被为政者所用,是否闻达,则无待他求,而生命已然自行充满。明道是明。

  宋老师说得好,很多人为学,只求升官发财。只求干禄,而失去了为学的本旨。明心见道,成就君子,乃是孔子立学的根本目标,它独立于闻达与否,独立于一切功用与福报。这在根本上意味着,明道而成就君子本身就具有独立的绝对价值。

  儒家开篇所讲的为学,就是下学而上达,就是内圣而外王,就是为己而成人之学。学,当成为生活方式的时候,就进入了深度生命学习的状态,悦,就是生命欣欣向荣、自我实现的最幸福的状态。一切功利之求、得失之想则完全不在此境之内。

  是的,整部《论语》就是围绕着“学”来开启的,学是最能把握生命之时的动态过程。

  在《学而》篇里,孔子既表达了他所立之学的独立性,也申明了其立学所要成就的目标本身具有绝对之价值。在孔子之前,已有悠久的官学,“私立”之学想必也已流行。但是,只是到孔子,立学之独立性,以及所要成就的目标的绝对性,才得到了明确的自觉与实践。孔子最赞赏自己的就是“学”,“十里之邑,必有如丘者焉,未闻如丘之好学者也。”

  学、德、得的关系,德福不一致的问题,是大多数人所疑虑的。所以孔子特别突出,编辑论语者也知道此章对于儒者之学的根本意义,故至于开篇。孔子赞颜回,也赞之以学,“有颜回者好学,今也则无”。

  成徳即有独立之价值。正是对这种独立性与绝对性的自觉,孔子确立起来的“新儒学”才完成了对特殊性、差异性与局限性的突破,而走向对普遍性原则的发现与担当。

  而这恰恰是今天儒家遇到的大挑战,孔子自诉其生命过程,就是从“学开始的,”吾十有五而志于学“。學,學子求覺求道,子与天道間,還有一層“蒙”...

  是的,孔子开启了不同于文武周公的周代儒学不一样的新儒学,今小儒偏执特殊特色、"我们”,已非夫子儒。

  普通人总是希望德福一致,这样我成德才有意义。功利的立场。宗教恰恰在这里用虚幻的东西满足了这一需求。

  在周王朝的儒学,实际还主要注重”礼“的习练,注重贵族等级礼仪的保持,而孔子则以”学“打开了冲破等级的每一个体生命的无限可能向度。

  但是孔子就斩钉截铁的告诉我们:成德是人内在本质的需求,不是工具,具有绝对价值。

  这就是黄老师在他的一篇文章《论自由与伦理责任》中谈到的”归责伦理学“,可能就是在孔子这里确立的。除农残科技创造家庭有机农场 美的果净冰箱在西周时代,贵族君子是从其等级和封建官职大小,来确立其责任的,是一种因于地位职位确立的责任。

  在孔子这里,君子的个体生命的尊严,却是在为学的独立自觉的选择中,来开启其自我责任的担当。

  孔子的伦理学通常被归为与希腊伦理学一样的美徳伦理学,这不准确。因为孔子伦理学同时也是规范伦理学。有位有德、有位无德—有德有位、有德无位。

  夫子对“学”的重视程度远重于对“教”的重视,就在于“成己”方能“成人”,“成己”是“成人”的根基,“成己”有可能成人,也可能成不了人,但若没有“成己”的根基,则绝对不可能“成人”。这是孔学与一切宗教的本质区别之所在。

  我们学者容易简单地将孔子归入美德伦理学,而没有看到孔子实际是开启了中国的规范伦理学和责任伦理学的生命境界。

  有德未必有福。孔子把二者打断了,成德的独立性由此凸显。夫子的伦理学基于个体的内在自觉,确与希腊基于知识不同。

  是的,黄老师这点谈得非常好,于我确启发甚大,我们读中国儒家,就是要发现中国从孔子以来的思想的普适性与独特意义呢。

  崔老师所一再说明的自觉之精神,就是一种普世精神。人类就在不断自觉中走向更高普遍性。

  小结:为学开启了孔子规范伦理学和归责伦理学的君子在自我生命觉悟中的自行选择和责任担当问题,确立了君子内在生命觉悟和现实礼仪的践行问题,确立了同道相求的共与适道而群居地有效政治力量问题,非党而可群,遂有了成为前现代学派和政治派别的学以致用的高远追求,此为学之道也是从政之道是入世之道,然这道因为内圣而外王,故虽不被时王立刻用之,却也因下学而上达,终得内在的充实和圆满,而自有所确立,而无待他求了。

  @黄裕生@何光顺 广州@宋立林-曲阜谢谢三位老师的有深度有创见的精彩导读。为第二遍解读开了个好头,比第一遍解读,起点高得太多了。[玫瑰][玫瑰][玫瑰]

  谢谢各位导读老师的精彩导读!今天对于“学”的深刻全面的解读,为论语晨读第二轮开了个好头!

  注:本文所有内容均来自“论语汇”,在此感谢论语汇理事崔茂新教授,任大援教授和本周导读老师:黄裕生教授,何光顺教授,宋立林老师!


Power by DedeCms